碎片化的锻炼|碎片化阅读作文

[瓷花片片] 小瓷人作文

徐国飞:我寄我心与星辰 我寄我心与星辰

2019年10月19日 01:51


  《金色的童年》一文是二十多年前一位农村中学老师寄给我的学生作文。这位老师在附信中说:“这是一篇有争论的习作,本人大为欣赏,给其高分。但组内同仁大不以为然,理由是‘立意粗俗,格调不高’,难登大雅之堂。为此,我很苦闷”记得当时我是回信的,并参与了他们教研组的讨论。我认为,中学生作文原是独立的社会文本,它应有自己的社会功能,是中学生表情达意、用于交流的文本。毫无疑问,中学生作文的主体是中学生自己。中学生作文既不能是“代人之言”,别人也不能越俎代庖。然而,多年来,中学生作文的社会功能和独立主体性被严重歪曲。校园作文似乎就只是一种“练习”而已,“练习”也只是为了应考。一切都是为了考试,“考分”成了广大中学生追逐的目标。在限时(写作时间、阅卷时间)、“限题”的特定条件下,为谋求“高分”,学生不惜移花接木,张冠李戴,伪饰言辞,假话连篇,这就造成了中学生作文世所公认的“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”
  时至今日,中学生作文的这种畸形状态并未有实质改变,非但如此,其弄虚作假之风还有愈演愈烈之势。缘于此,我重提《金色的童年》一文,原因之一,这确是一篇可爱的真情之作,其栩栩如生的儿童生活场景的描绘呼之欲出,令人爱不释手。而更重要的原因是,当年它的出现就引发一场争论,“欣赏”者有之,“不以为然”者有之,是“雅”是“俗”,是“高”是“低”,争论的焦点在于怎样认识中学生作文的真情实感,中学生作文怎样立意,怎样评价,怎样指导,这些都关系到中学生作文的基本性质、基本功能的认识,关系到中学生作文主体的认识。正是从这些角度看,作文《金色的童年》具有“样本”价值,“奇文共欣赏,疑义相与析”梳理讨论,有助于认识的深化。
  文章如下:
  
  金色的童年
  ● 上海市复旦初级中学 赵 茜
  
  我的儿童时代是那么欢乐,那么幼稚。
  记得我们村上和我同岁的孩子约有十几个,每天从幼儿园回到家就一起玩耍。
  秋平是我们的“游击队长”,我们喜欢拉着一根竹竿跟在他身后“闯荡江湖”秋平在裤袋上插了一把小木枪,穿着一身军装,威风凛凛。我们像真的战士一样,听从秋平的派遣,他叫我们干什么,我们就去干什么。
  今。天,我们回到家后又扛着一根竹竿来到了集合点——小河边的一块空草地上。
  我们排好了队,正在这时,小强喊了起来:“我要小便了”他的话像有刺激性似的,接着大家都喊要小便,聪明的秋平灵机一动说:“等一等,我们来比赛,谁撒尿尿得最高,就可以获得‘金杯’”大家一听,先是脸一红,随即就同意了。
  秋平当裁判,派一个人去“望风”,看着有没有人来,之后我们就开始准备“各就各位,预备——起”秋平一声令下,我们就开始撒尿,大家涨得面红耳赤,都想争得“冠军”我也为了这“冠军”把脸挣得像肺头一样,一下子红到了耳根。
  比赛结束,他们都成了我手下败将。秋平和小朋友们一起用泥做了一只“金杯”,拿到我面前说:“祝贺你获得了‘冠军’”我接过了“金杯”,会心地笑了,笑得是那么的甜,那么的美。然后大家用手搭了一顶轿子让我坐在上面,小伙伴们前呼后拥,在草地上兜着,玩着,笑着,笑得是那么的欢,那么的醉。
  微风吹来,树叶沙沙作响,好像在说:“祝贺你获得了冠军”小河波纹涟涟也好像在分享我们的欢乐。我始终坐在“轿”上,傍晚时在小朋友们的簇拥下、护送下,回到了村中,踏进了家门。
  晚上,我躺在床上,还高兴得难以入眠,半夜,我梦见白天的事,捧着金杯……可醒来,见床上已画了一张叫人讨厌的“大地图”呢。
  早上起来,挨了爸爸的一顿骂,说我“没出息,这么大了还尿床”我心想:我没出息,怎么会拿到金杯?你有出息怎么没拿到?
  那件事像树根一样牢牢地扎在我心里。过去六七年了,还记得那么清楚。每当想起,觉得当时是那么可笑,那么幼稚,想到这里脸也羞红了。
  
  读完文章,读者诸君,能说说你们的感想吗?
  我不隐瞒观点,我满心喜欢这篇作文。我喜欢它的故事,它的文字,因为它是充满孩子气的真正的少年作文。
  叙事的作文总是有故事的。可是,在众多作文中,我们所见到的“故事”多是虚假的,套用的;人物“对话”生“编”硬“造”,人物外貌千人一面;作文写完连作者自己都不忍卒读。而本篇则不然,这是一群活蹦乱跳的男孩子,他们自编“游击队”,扛着“竹竿”,插上“木枪”“闯荡江湖”,“像真的战士一样”“撒尿”比赛是全文的中心情节。比赛得胜后,捧着“奖杯”(泥制),坐着“轿子”(用手交叉连接),“簇拥”而归。这些情节是这个年龄段孩子所特有的,具有鲜明的年龄特征。特别是撒尿以至于比赛,梦中兴奋以至于“画地图”(尿床),更是活灵活现的孩提时代的“特产”,读后让人忍俊不禁。
  文章的语言也是充满孩子气的。无论是加上引号的“游击队长”“闯荡江湖”“望风”等词语,表达了男孩子崇武的好胜心态;还是为争冠军“把脸挣得像肺头一样”,取胜后“前呼后拥,在草地上兜着,玩着,笑着”的得意忘形的神态;抑或是得冠后,兴奋“尿床”,与爸爸比谁更有“出息”的自嘲和调侃:“我没出息,怎么会拿到金杯?你有出息怎么没拿到?”这是孩子的语言逻辑,无理而有趣,童真童趣,跃然纸上。
  再说文章的立意。这篇文章的主旨就是表现童年的“欢乐”,无忧无虑,天真无邪。欢乐是孩子的天性,也是他们的特权。这样立意符合孩子的心态,是积极向上的。批评它“格调不高”,言之失当,是把成人意志强加于孩子身上。法国教育家卢梭说:“在人生的秩序中,童年有它的地位:应当把成人看作成人,把孩子看做孩子”(《爱弥儿》)他还警告说:“如果我们打乱了这个次序,我们就会造成一些早熟的果实,他们长得既不丰满也不甜美,而且很快就会腐烂……”作家郑渊洁说得好:“‘自由发展’的核心就是符合孩子自然天性的成长节奏……孩子是未来新世界的缔造者,如果一个国家的孩子说成人话,办成人事,那个国家的成人就会说孩子话,办孩子事”(《勃客郑渊洁》)诚哉斯言!
  对于《金色的童年》选写“撒尿”比赛一节,最有争议,所谓“立意粗俗,格调不高”当指此。其实,这样评价孩子的行为是不合情理的。因为文章交代清楚:这是在农村“小河边的一块空草地上”起因纯属偶然,是由于一人喊“小便”,群体受“刺激”而为之,有人“望风”,于是响起“各就各位,预备——起”的口令。此举完全是顽皮孩子此时此刻的突发奇想,与“不准随地大小便”的律条无关。众所周知,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大广场设有一座蜚声全球的男孩铜像,他的最引人注目的动作就是光着浑圆的屁股,旁若无人地撒出一道弧线尿流。人们对此疼爱有加,称之为“布鲁塞尔第一公民”以此参照,《金色的童年》中一群小男孩的“撒尿”比赛,天缘巧合,异曲同工,情出天然,何俗之有?
  且不说,这群小男孩的比赛是在特定条件下进行的,即便是孩童果真出现差错,任性而为,那也不足大惊小怪,引导而已。唐代诗人白居易有一首《池上》,诗云:“小娃撑小艇,偷采白莲回。不解藏踪迹,浮萍一道开”诗中描写小娃“偷”莲的场景,尤为生动。此处的“偷”发生在幼儿身上,与成人“偷盗”之举完全不可同日而语,那是孩童天真无邪的自然行为,表现的是儿童的纯真自在。诗人饶有兴致地关注这幅稚子采莲图,“把孩子看做孩子”,显示了长者宽厚仁慈的心态。我们阅读《金色的童年》,感受孩子的天真、欢乐,难道不应该持有同样的欣慰心态吗?
  回到中学生作文的本义,“情动而辞发,理正而辞畅”,表情达意,社会交际,作文与成人作品无异。而作文一旦沦为“谋分”工具,只会鹦鹉学舌,违背为文本义,学生失去写作动力,兴趣丧失殆尽,后果何其严重。诚然,中学生作文与成人作品也有不同之处。青少年处于成长阶段,偶有犯错,正在情理之中。作文需要引导,但是,这个引导必须尊重青少年的独立主体,此所谓因势利导。这个“势”,就是青少年成长之“势”以《金色的童年》的“立意”而言,以“欢乐”立意,从游戏中寻得快乐,任性而为,百无禁忌,这就是此时此刻三尺稚童的“幸福感”人在一生中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追求,幼年的撒娇,童年的好奇,少年的勇敢,青年的激情,壮年的奋斗,老年的沉稳,暮年的安详,他们都给人带来“欢乐”,都在我们的生活中留下珍贵的回忆。我们切不可打乱这个“次序”,为人如此,为文如此,“把孩子看做孩子”,指导中学生作文亦复如此。

如果你失去了金钱,你只不过是失去了。一部分;但如果你失去了希望,那你几乎就一贫如洗了。只要与希望共舞,就能演绎一段传奇佳话。徐国飞
  编者按
  学生写作文时常常拿到作文题目却不知从哪个角度下笔,原因在于没有素材。如果只归罪于没有课余时间参加户外活动恐怕有失偏颇,对新闻时事客观的评论。对身边不良现象的批评都是很好的素材,也能锻炼同学们的思维能力。看看中学生作文如何有担当,对于同学们今后的写作文会有所启迪。
  
  当下中学生尽管在生活中常常议论时政热点,但鲜有人在作文中提及,这说明中学生可能与时政热点有些隔膜。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,比如老师引导不力,准备古人的材料多,准备当下的材料少;父母担心议及这些问题会引起麻烦,因此就正告孩子,犯不着在考试时冒险;学生自己只顾埋头读书,无暇去关注时下发生的新鲜事等等。这说明我们的教育,特别是作文教育出了一些问题。
  作文当然可以去写那些过去的人和事,但即便是写往事,其意也是剑指当下,也就是通常人们所说的“借古讽今”比如杜牧的《阿房宫赋》。鉴于唐敬宗大兴土木,兴建宫室,劳民伤财,与宦官肆意嬉戏,不理朝政,荒废度日,杜牧深感忧虑,于是写下了这篇“赋”,其意就是为了提醒唐敬宗,要注意避免重蹈秦国灭亡的覆辙。这样的名篇还不少,如《过秦论》、《六国论》等。
  更为人们称道的是,那些能直面当下的文章,那些能直面现实的作者。时代更需要这样的文章和这样的人。这些文章,总能够将笔剜入时代的核心,针砭时弊,鞭恶扬善,大胆地说出事实的真相,独立地表达自己的见解和认识,绝不人云亦云;这些作者总是能够不同流合污,不谄媚哈腰,能保持自己清醒的头脑和理性的思考,他们追求一种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。在我看来,这尤为难得。写第一类文章,可能需要智慧,写第二类文章,可能更需要胆识和勇气!
  在唐朝,自唐太宗以下,一代又一代皇帝都迷信佞佛,“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”,于是唐朝佛教烟雾迷漫,所谓“圣人之道”“拜师求学”,这些儒家的正道传统,均一时旁落。作为儒家正统思想的捍卫者,韩愈一方面痛心疾首,冒死进谏,一方面举笔为旗,发声为号,呼吁人们要弘扬“圣人之道”,要“拜师求学”;而且韩愈不顾人们的耻笑,大胆地以青年人的老师自居,教导青年人要勇于担责。经典名篇《师说》就这样横空出世了。能做这样的事,能。写这样的文,已经不单单是需要胆识和勇气的事儿了,更重要的是,读书人要有社会责任感,要有担当意识。
  反观我们的作文,又有几人能在作文中表达这种责任感和意识呢?
  当我在一篇学生作文中,及时地读到反思日本地震的理性文字时,我感到特别欣慰。这个学生写道:
  不久前,日本遭遇九级特大地震与海啸,造成了巨大伤亡与财产损失。震后,无数中国人都在为受灾的日本人民祈福,中国政府不仅提供。大批物资援助,还派出了救援队,协助救灾,这体现了两国人民的友谊。我们不会遗忘历史,但在灾难与困境面前,我们都是平等的。只要你需要,我便一定会出现在你的身边,坚定地与你一起,共同面对灾难。
  在你身边,我们不仅应该相互帮助,相互尊重,更应共同促进,共同进步。中国文化源远流长,而日本的动漫技术世界领先。《三国志》等名著经过日本动漫的适当加工,不仅带来了经济效益,更使世界了解了中华文化。我们应该互惠共利,相容共生。
  这里没有愤青,也没有私怨,更没有快意恩仇,有的只是对灾难的理性思考和悲天悯人的博大胸怀。在我看来,能写出这样冷静的文字,表明我们的“90后”绝不是人们所说的——很个人,很自私,很网络,而是他们与我们一样,同样有社会的热心肠,同样有成熟的心智和健康的心灵。
  遗憾的是,能这样写文章的中学生太少,能这样独立思考的中学生也太少,更多的中学生习惯了老师帮他们准备好素材,习惯了社会帮他们准备好素材,甚至还习惯了师长们帮他们准备好“思想”,他们脑子里居然连对社会生活的基本判断都没有。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!
  我经常在报摊前看到一些学生挤着购买新到的“作文素材”之类的杂志,感到很悲哀。如果一个学生在写作文时,脑子里空空如也,什么都没有,我想无论你帮他准备好什么素材,他也不可能写出一篇好文章。他们“穷”得居然连脑子里写作素材都没有了——也难怪他们要吃古人饭!仔细想一想,这难道没有我们教育者的责任吗?我们有没有引导学生关注时政热点,关注当下生活,并大胆地加以评说呢?

就煮我爱吃的牛奶鸡蛋吧!说干就干,我拿来两瓶纯牛奶,拿起剪。刀,却发现剪不动,于是我用力剪,终于把牛奶挤出来了。我连忙把牛奶倒入锅里,开了小火,我想着妈妈以前说的话,如果火开大了,会粘锅,还会把牛奶的营养烧没了。我将两个鸡蛋打入锅里,过了一小会儿,加了一点白糖,一碗香喷喷的牛奶鸡蛋出锅了。我闻着香喷喷的早餐,美味极了,又看了看碗中黄黄作文http://www.zuowen8.com的鸡蛋和白白的牛奶,心里更是甜蜜蜜的!

徐国飞
  每天早上或下午,在我家的楼下,总会响起一阵阵声调不一、风格各异的叫卖声。有的字正腔圆,有的抑扬顿挫,有的震耳欲聋,有的余音绕梁……听起来,是那么熟悉而又亲切。
  很早以前,我们家曾开过一间油坊,主要经营煤油。那时,农村还没有电灯,晚上照明主要靠煤油灯。于是,爷爷瞧准了这个商机,在乡里开了一间油坊。
  爷爷每天挑着担子,在乡村的小路上,一边瞧着过往的人群,一边扯着嗓子吆喝着:“卖煤油哟——又清又亮的煤油——”爷爷在吆喝的时候,把“卖”的音发得特别重,把“煤油”的音拉得特别长,听起来很有节奏感,像是唱歌。一天下来,爷爷走得腰酸背痛,两腿发软,嗓子干得直冒烟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。
  这是我听到的最早、也是最美的叫卖声。
  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,在农村,家家户户都安上了电灯,煤油便没了市场,我们家的油坊自然也就关门了,但我还是经常能听到各种各样的叫卖声。在那些飘荡在不同时期的叫卖声中,我真切地感受到了祖国在经济、文化等方面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  首先,是叫卖的内容发生了变化。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,由于社会生产力低下,经济落后,人民的生活十分贫困,叫卖的内容也多是跟老百姓艰苦朴素的生活息息相关,比如:“收破布烂棉被喽——”“补铝锅铁桶哟——”“理发剃头哟——”;20世纪80年代以后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绿了大江南北,人民的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,叫卖的内容也相应发生了变化,如:“收鸭毛、鹅毛——”“爆米花——”“卖冰棍、雪糕——”;20世纪90年代后,我们听到的叫卖声是:“收旧电脑、旧彩电、旧冰箱、旧音箱——”“修抽油烟机、煤气灶、电饭煲嘞——”
  其次,是叫卖的方式发生了变化。20世纪70年代以前,叫卖的人们都是扯着喉咙,一边赶路,一边吆喝。吆喝的声音一般都很洪亮,因为只有那样才能引起人们的注意。要是喉咙叫干了,就在路边的井口,蹲下身子,用手掬两捧清水喝,润润嗓子。而现在,叫卖的人通常都不亲自吆喝,而是事先用录音机录好,在叫卖时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播放,既方便省力,又能招徕顾客。
  再次,叫卖人采用的交通方式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。以前,卖东西或收废品的都是挑着担子,徒步行走,边走边吆喝。要是有人应答,他们就放下肩上的担子,与顾主讨价还价。生意成交后,他们又挑起担子继续赶路,继续吆喝。而今,商贩们卖东西,要么推着三轮车,要么骑着摩托车,要么开着小四轮。东西卖完,屁股后面一冒青烟,人就消失在了远处。

徐国飞:捕羊记:捕羊达人


  《金色的童年》一文是二十多年前一位农村中学老师寄给我的学生作文。这位老师在附信中说:“这是一篇有争论的习作,本人大为欣赏,给其高分。但组内同仁大不以为然,理由是‘立意粗俗,格调不高’,难登大雅之堂。为此,我很苦闷”记得当时我是回信的,并参与了他们教研组的讨论。我认为,中学生作文原是独立的社会文本,它应有自己的社会功能,是中学生表情达意、用于交流的文本。毫无疑问,中学生作文的主体是中学生自己。中学生作文既不能是“代人之言”,别人也不能越俎代庖。然而,多年来,中学生作文的社会功能和独立主体性被严重歪曲。校园作文似乎就只是一种“练习”而已,“练习”也只是为了应考。一切都是为了考试,“考分”成了广大中学生追逐的目标。在限时(写作时间、阅卷时间)、“限题”的特定条件下,为谋求“高分”,学生不惜移花接木,张冠李戴,伪饰言辞,假话连篇,这就造成了中学生作文世所公认的“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”
  时至今日,中学生作文的这种畸形状态并未有实质改变,非但如此,其弄虚作假之风还有愈演愈烈之势。缘于此,我重提《金色的童年》一文,原因之一,这确是一篇可爱的真情之作,其栩栩如生的儿童生活场景的描绘呼之欲出,令人爱不释手。而更重要的原因是,当年它的出现就引发一场争论,“欣赏”者有之,“不以为然”者有之,是“雅”是“俗”,是“高”是“低”,争论的焦点在于怎样认识中学生作文的真情实感,中学生作文怎样立意,怎样评价,怎样指导,这些都关系到中学生作文的基本性质、基本功能的认识,关系到中学生作文主体的认识。正是从这些角度看,作文《金色的童年》具有“样本”价值,“奇文共欣赏,疑义相与析”梳理讨论,有助于认识的深化。
  文章如下:
  
  金色的童年
  ● 上海市复旦初级中学 赵 茜
  
  我的儿童时代是那么欢乐,那么幼稚。
  记得我们村上和我同岁的孩子约有十几个,每天从幼儿园回到家就一起玩耍。
  秋平是我们的“游击队长”,我们喜欢拉着一根竹竿跟在他身后“闯荡江湖”秋平在裤袋上插了一把小木枪,穿着一身军装,威风凛凛。我们像真的战士一样,听从秋平的派遣,他叫我们干什么,我们就去干什么。
  今天,我们回到家后又扛着一根竹竿来到了集合点——小河边的一块空草地上。
  我们排好了队,正在这时,小强喊了起来:“我要小便了”他的话像有刺激性似的,接着大家都喊要小便,聪明的秋平灵机一动说:“等一等,我们来比赛,谁撒尿尿得最高,就可以获得‘金杯’”大家一听,先是脸一红,随即就同意了。
  秋平当裁判,派一个人去“望风”,看着有没有人来,之后我们就开始准备“各就各位,预备——起”秋平一声令下,我们就开始撒尿,大家涨得面红耳赤,都想争得“冠军”我也为了这“冠军”把脸挣得像肺头一样,一下子红到了耳根。
  比赛结束,他们都成了我手下败将。秋平和小朋友们一起用泥做了一只“金杯”,拿到我面前说:“祝贺你获得了‘冠军’”我接过了“金杯”,会心地笑了,笑得是那么的甜,那么的美。然后大家用手搭了一顶轿子让我坐在上面,小伙伴们前呼后拥,在草地上兜着,玩着,笑着,笑得是那么的欢,那么的醉。
  微风吹来,树叶沙沙作响,好像在说:“祝贺你获得了冠军”小河波纹涟涟也好像在分享我们的欢乐。我始终坐在“轿”上,傍晚时在小朋友们的簇拥下、护送下,回到了村中,踏进了家门。
  晚上,我躺在床上,还高兴得难以入眠,半夜,我梦见白天的事,捧着金杯……可醒来,见床上已画了一张叫人讨厌的“大地图”呢。
  早上起来,挨了爸爸的一顿骂,说我“没出息,这么大了还尿床”我心想:我没出息,怎么会拿到金杯?你有出息怎么没拿到?
  那件事像树根一样牢牢地扎在我心里。过去六七年了,还记得那么清楚。每当想起,觉得当时是那么可笑,那么幼稚,想到这里脸也羞红了。
  
  读完文章,读者诸君,能说说你们的感想吗?
  我不隐瞒观点,我满心喜欢这篇作文。我喜欢它的故事,它的文字,因为它是充满孩子气的真正的少年作文。
  叙事的作文总是有故事的。可是,在众多作文中,我们所见到的“故事”多是虚假的,套用的;人物“对话”生“编”硬“造”,人物外貌千人一面;作文写完连作者自己都不忍卒读。而本篇则不然,这是一群活蹦乱跳的男孩子,他们自编“游击队”,扛着“竹竿”,插上“木枪”“闯荡江湖”,“像真的战士一样”“撒尿”比赛是全文的中心情节。比赛得胜后,捧着“奖杯”(泥制),坐着“轿子”(用手交叉连接),“簇拥”而归。这些情节是这个年龄段孩子所特有的,具有鲜明的年龄特征。特别是撒尿以至于比赛,梦中兴奋以至于“画地图”(尿床),更是活灵活现的孩提时代的“特产”,读后让人忍俊不禁。
  文章的语言也是充满孩子气的。无论是加上引号的“游击队长”“闯荡江湖”“望风”等词语,表达了男孩子。崇武的好胜心态;还是为争冠军“把脸挣得像肺头一样”,取胜后“前呼后拥,在草地上兜着,玩着,笑着”的得意忘形的神态;抑或是得冠后,兴奋“尿床”,与爸爸比谁更有“出息”的自嘲和调侃:“我没出息,怎么会拿到金杯?你有出息怎么没拿到?”这是孩子的语言逻辑,无理而有趣,童真童趣,跃然纸上。
  再说文章的立意。这篇文章的主旨就是表现童年的“欢乐”,无忧无虑,天真无邪。欢乐是孩子的天性,也是他们的特权。这样立意符合孩子的心态,是积极向上的。批评它“格调不高”,言之失当,是把成人意志强加于孩子身上。法国教育家卢梭说:“在人生的秩序中,童年有它的地位:应当把成人看作成人,把孩子看做孩子”(《爱弥儿》)他还警告说:“如果我们打乱了这个次序,我们就会造成一些早熟的果实,他们长得既不丰满也不甜美,而且很快就会腐烂……”作家郑渊洁说得好:“‘自由发展’的核心就是符合孩子自然天性的成长节奏……孩子是未来新世界的缔造者,如果一个国家的孩子说成人话,办成人事,那个国家的成人就会说孩子话,办孩子事”(《勃客郑渊洁》)诚哉斯言!
  对于《金色的童年》选写“撒尿”比赛一节,最有争议,所谓“立意粗俗,格调不高”当指此。其实,这样评价孩子的行为是不合情理的。因为文章交代清楚:这是在农村“小河边的一块空草地上”起因纯属偶然,是由于一人喊“小便”,群体受“刺激”而为之,有人“望风”,于是响起“各就各位,预备——起”的口令。此举完全是顽皮孩子此时此刻的突发奇想,与“不准随地大小便”的律条无关。众所周知,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大广场设有一座蜚声全球的男孩铜像,他的最引人注目的动作就是光着浑圆的屁股,旁若无人地撒出一道弧线尿流。人们对此疼爱有加,称之为“布鲁塞尔第一公民”以此参照,《金色的童年》中一群小男孩的“撒尿”比赛,天缘巧合,异曲同工,情出天然,何俗之有?
  且不说,这群小男孩的比赛是在特定条件下进行的,即便是孩童果真出现差错,任性而为,那也不足大惊小怪,引导而已。唐代诗人白居易有一首《池上》,诗云:“小娃撑小艇,偷采白莲回。不解藏踪迹,浮萍一道开”诗中描写小娃“偷”莲的场景,尤为生动。此处的“偷”发生在幼儿身上,与成人“偷盗”之举完全不可同日而语,那是孩童天真无邪的自然行为,表现的是儿童的纯真自在。诗人饶有兴致地关注这幅稚子采莲图,“把孩子看做孩子”,显示了长者宽厚仁慈的心态。我们阅读《金色的童年》,感受孩子的天真、欢乐,难道不应该持有同样的欣慰心态吗?
  回到中学生作文的本义,“情动而辞发,理正而辞畅”,表情达意,社会交际,作文与成人作品无异。而作文一旦沦为“谋分”工具,只会鹦鹉学舌,违背为文本义,学生失去写作动力,兴趣丧失殆尽,后果何其严重。诚然,中学生作文与成人作品也有不同之处。青少年处于成长阶段,偶有犯错,正在情理之中。作文需要引导,但是,这个引导必须尊重青少年的独立主体,此所谓因势利导。这个“势”,就是青少年成长之“势”以《金色的童年》的“立意”而言,以“欢乐”立意,从游戏中寻得快乐,任性而为,百无禁忌,这就是此时此刻三尺稚童的“幸福感”人在一生中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追求,幼年的撒娇,童年的好奇,少年的勇敢,青年的激情,壮年的奋斗,老年的沉稳,暮年的安详,他们都给人带来“欢乐”,都在我们的生活中留下珍贵的回忆。我们切不可打乱这个“次序”,为人如此,为文如此,“把孩子看做孩子”,指导中学生作文亦复如此。
徐国飞

两个年过半百的老爷爷侧身顶着石块,双脚找了一个落脚点就踩上去,半倾斜的身体颤抖地靠着,用胳膊不。自然地转着,用手扒着土块,双脚叉开,勉强支撑着,脖子紧挨着石头,拼命腾出两只手来敲石头,脚上的军绿色布鞋。因为太用力而撑破了,打了几个补丁,看上去灰湿湿的,在雾气中增添了丝丝可怜之意。一月初的天气,那些泼辣的寒风,早已钻进人们发着热气的身体中,风的苗子,上下蹿动着撕开的白绸缎,一下子掠过地面,带起一阵阵小沙土,忽又俯冲向天,转而又可怜兮兮地停止了,仿佛汇聚了冰冷之势,一不小心撩开了人的头发,额头早已是一层层薄薄的冰霜。


  编者按
  两篇作文题目相同,但是选材立意截然不同,《黑板上的记忆》很多同学一看到这个题目就把写作范围局限到了学校、班级、老师、同学这样的范围里,郑婷婷同学的文章让我们眼前一亮,不识几个字的外婆用拆字的方法教我学习的智慧,选材独特,值得借鉴(虽然文章整体还有待提高)。张君瑞同学的作文用自己对黑板的爱恨写出了自己成长的故事,也颇有新意。
  
  每当看见黑板,我总会想她——外婆。
  那年夏天,一回到家,就看见外婆抱着一块木板进了家门,木板的另一面还用布包着,看不出是什么。我好奇地跑过去问她这是做什么用的。外婆神秘兮兮地说:“不告诉你,晚饭后你就会知道了”我有点不高兴,一块破木板有什么可神秘的。没办法,只能等晚饭后了。
  晚饭过后,外婆又把那块木板拿了出来放在客厅,打开一看,原来是块黑板,于是我心里更不明白了:一块黑板有什么可神秘的啊!外婆也不认识几个字,用黑板干什么?这时,我看见外婆拿出了粉笔,戴上老花眼镜,在上面一笔一画地写了个“趣”字,虽然字写得歪歪扭扭,但是看得出来外婆很用心。写完了,外婆转过头来问我:“婷儿,你看看这个‘趣’字能想到些什么?”想什么?我更奇怪了。趣就是趣呗,有什么可想的呢?我完全没有想回答外婆问题的意思。外婆见我的样子,又卖关子似的说:“把‘趣’字分开来看是不是‘走’和‘取’呀?”“是啊”,我心里想,这有什么?这时外婆又说了起来:“这就说明,不管怎样,我们只有边走边取,才能有所收获,才会越学越有趣,不然就一无所获了”叫外婆这么一说,我一下醒悟过来,原来外婆是在给我讲学习的道理啊!。
  我赞同地点了点头,外婆一看有效果,又写了“聪”字,这个我想明白了,于是抢着说:“把‘聪’字分开来看就是‘耳’和‘总’,这说明我们在学习中要边听边总结”说完我心里暗笑,我竟然会抢答了。外婆笑呵呵地说:“我的婷儿还是很聪明的嘛! ‘聪’字还可以分为‘耳’ 、‘`'’、‘口’ 、‘心’,这‘`'’就像我们的眼睛,你呢,在学习的时候,只有用耳朵听,用眼睛看,用口读,用心记,才能变得。聪明哦!”我点了点头说:“外婆,你说得真好!”外婆看着我的样子,笑了,笑得那么甜。这时我忽然觉得外婆挺伟大,没什么文化,却很有智慧,这些连。我都想不到的事,她却想到了。看来只要用心,我也可以像外婆那样有智慧。
  从那以后,每当我上课“溜号”时,只要一看黑板,就想起了外婆那些教诲,我便又会集中注意力,认真听、认真想、认真读、认真记,在学习上真正做到边走边取,上课时边听边总结,没想到这样做下来,我的成绩真的提高了。
  我感谢我的外婆,感谢那块黑板,那黑板,将永远珍藏着我的记忆。
  (指导老师 :王山岗)
徐国飞
  白杨树不开花,一身朴素的绿叶就是他最美的装饰。
  我小时候生活在部队大院,高高的白杨树是我对那里最初的记忆。他们和驻守在大院的战士们一样,都穿着绿色的军装。
  白杨树不像桃树,在春天里开满一树繁花来惹人欣赏;白杨树不像柳树,占据了山美水美的地方便对着水中的影子梳妆;白杨树不像枫树,在金秋时节有一团似火焰一般标新立异的红叶。白杨树是最平常、最朴实的树,他最不要引人注目,他只默默地挺立着。
  白杨树可以生长在华北的平原上、西北的高原上、东北的雪原上。哪里需要他,他就一定会在哪里生根发芽,长成一片浓浓的绿荫。他没有那么金贵,更没有那么娇滴滴的媚态。
  有谁会理解白杨树呢?人们只一心醉于桃花的芬芳、柳芽的嫩绿和枫叶的绚烂中,谁会注意白杨树呢?他是那么默默无闻。
  种着白杨树的部队大院,那里的人们默默地搞科研,默默地奉献,守卫的是一方平安。他们才是最可爱的人;他们不张扬,也并不出众,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姓甚名谁。
  种着白杨树的部队大院里,我们总能听。见战士们操练时整齐的口号声,傍晚的时候还能听到远山飞机轰鸣的声音,每当我抬起头时总会觉得那么有安全感。驻守的岗哨、天上的铁鹰,他们守卫着祖国的平安。
  他们才是最可爱的人。口号声、轰鸣声几十年如一日,他们是真正无怨无悔的人。
  哪里有危险,哪里就会有他们。大雪封山、寒风凛冽,山崩地裂、大地颤抖,洪水肆虐、台风来袭,他们永远是冲在最前面的人。
  他们才是最可爱的人,像白杨树一样勇敢坚强的人。
  在戈壁上、在雪原上,那些“美丽的树”根本成活不了。除了白杨树,哪里还有生命力这样顽强的树啊风越是刮,雪越是下,白杨树越是笔直地挺立着,他不怕什么风欺雪压。
  在大灾大难面前,那些“引人注目”的人才不会如此义无反顾地向前冲,除了军人,哪里还有这。样训练有素、勇敢顽强的人啊!再大的灾难也拦不住他们救灾的脚步,情况越是紧急,他们越会冲在前头,谁不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救灾效率是最高的!他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!
  也许在白杨树的世界里,一切风雪都是微不足道的,因为战胜风雪是他们的职责。
  (指导老师:程宁)

徐国飞:"【过客那把伞】 人生本过客,何必千千结"


  “唱支山歌给党听,我把党来比母亲……”爷爷又唱歌了。
  爷爷的老歌经常让我心动,就像爷爷的故事。虽然,我不解其中的滋味,但爷爷的沉醉,让我痴迷。
  爷爷是有信仰的人,他是一名老党员,他早已把他的信仰植根于我的心中。
  很小的时候,爷爷就教我认识了五星红旗。那时候,爷爷常常抱着我看电视,看北京的升旗仪式。他深情地讲述五星红旗的来历,讲述红旗的故事。有一次看《闪闪的红星》,潘冬子的妈妈说:“妈妈是在党的人”,爷爷也情不自禁地跟了一句:“爷爷也是在党的人”
  上学了,认字了,爷爷在家里挂起了中国地图。他曾经是一个运输兵,当年到过很多的地方。他常常在教我认字的时候,讲述他的经历,他的故事。爷爷是典型的长在红旗下的人,对共产党、对毛主席有着深厚的感情。他有一只匣子,里面放着他的宝贝。他曾经给我展示过,这是他的党证,这是他的立功证书,这是毛主席语录本,这是毛主席像章……
  有一天,我系上了红领巾。爷爷接我的时候显得非常开心。那天,爷爷向我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。他说:“玲玲,你长大了,爷爷希望你跟爷爷一样在党,这样,我们一家就三代党员了”
  进初中了,爷爷不再接送我上学,他毕竟老了。可是在家里,他还时常用军人的步伐走路,把腰杆挺得笔直。他常说:“爷爷是军人,从没有做过亏心事,一直是挺直腰杆做人”真的,在左邻右舍的眼里,爷爷是个好人。他做过修理工,谁家的水电机械出了毛病,他总是及时赶到现场帮助修理。
  在小学的时候,我当过升旗手。爷爷为此多次叮嘱我好好干,认真升好旗,还问我学校里升旗走不走正步,每次升旗时敬不敬礼。进初中后,听说我不是升旗手了,他竟有些失望。
  那天,我把学校里上团课的事告诉了他,他问我有没有打报告要求入团“当然啦”他马上考问我团的知识。奶奶笑骂道:“就你能!”
  爷爷教我很多的红歌儿,像《歌唱祖国》《唱支山歌给党听》《党啊,亲爱的妈妈》《解放军军歌》等,我很早就会唱了。爷爷把党植入我的心中,他希望我像他那样爱我们的中国共产党。
  爷爷,我向您“宣誓”:等我到了18岁的时候,我一定递交入党申请书,像您一样爱国、爱党,做个好党员!  (指导老师:钱彩泉)
徐国飞
  最近发生在我们班的新鲜事还真不少,件件都值得表彰。请看:
  
  偷懒的他变得勤快了
  
  今天太阳好像从西边出来了,一向偷懒的王小路,竟然在其他两个同学因为家里有事提前走了的情况下,一个人把教室打扫得干干净净,叫人看了赏心悦目。要不是我返回教室取语文书,打死我也不信。
  可眼见为实呀,不由我不信。此刻,王小路正准备锁门,只见他一手摸出钥匙,一手拉起门把手。看见我来,他赶紧把教室门推开。 “班长,你是来检查我。有没有打扫卫生的吧?”
  “不,我是来拿语文书的”我实话实说。
  “别装了,检查工作是你的义务,欢迎多提宝贵意见!”
  “嗨,真没想到,今天教室打扫得可真干净!好样的!”我竖起大拇指。
  “承蒙夸奖,实在不好意思,以前我总是偷懒,一轮到我值日不是敷衍了事,就是开溜。现在我要改写我偷懒的历史,做一个勤快的人”
  
  我的拙作被当做范文了
  
  这节是作文课,做梦都没有想到,我的拙作竟然有幸被老师当做范文,在班上与亲爱的同学们交流。要知道,在这以前,老师压根对我的作文就不感兴趣,当然,这也不能怪他,因为我总是应付了事。
  说实话,这篇题为《童年趣事》的作文,我也没花多少心思。谁的童年没有趣事呀,我只是把我童年发生的几件最有趣的事。比如:骑在老爸的脖子上故意撒尿;迫不及待把老妈刚洗好甩干的衣服穿在身上,到乡下的爷爷奶奶家弄死小鸡崽……写了一通。没想到,写出后还真有趣。
  老师读完了我的作文后,表扬我写作水平有了提高,鼓励我争取下次写得更好。课下,几个作文不好的死党还虚心地请教我写作文有什么高招儿。其实,我哪有什么高招儿呀,不过是歪打正着而已。但是我嘴上没这么说,心里却下了决心,以后要在作文上多下工夫,因为我相信我不是写不好作文,而是没有仔细地观察生活。只要工夫深,铁杵磨成针。何况写作文乎!
  
  “小气鬼”让人另眼相看了
  
。  当班主任把捐款名单和金额贴在墙上时,同学们个个都睁大了双眼。
  王雄,这个全班有名的平时连一瓶矿泉水都舍不得买的“小气鬼”,这几天真的让同学们刮目相看了:在为八年级五班一个家境贫困身患重病的女同学捐款时,他竟出人意料地一下子捐出二百元。要知道,这可是他辛辛苦苦攒了整整一年的零花钱呀。
  此时,同学们的目光全投向了他。有的还小声地议论着:
  “真想不到,平时的‘小气鬼’会变得这么大方!”
  “看来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了”
  看着同学们惊奇的表情,班主任汪老师和蔼地笑着说:“据我所知,王雄同学平时并不是小气,而是不乱用零花钱。这一点同学们可要向他学习哦!”
  听了老师的一席话,我们这些平时花钱大手大脚的同学有的低下了头,有的羞红了脸,而王雄同学的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。
  发生在我们班的新鲜事还有许许多多,如果你想一一了解,就请来我班做客吧,我会让你听个够!
  
  点评:
  这篇记叙文采用列小标题的方法,把几件事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。几件事既相互独立,又围绕着“新鲜”展开。行文中,非常注意选材,每件事都各不相同,因而显得新鲜有趣。这种写法的特点是:先用一个简洁的开头,以引起下文;主体部分各拟一个小标题,再根据小标题展开;最后运用一个总结段来归结,照应文题。在平时的作文写作中,尤其是中考写作中,这是一种非常实用的写记叙文的方法。因为它不但能使内容充实,而且还能使文章可长可短,伸缩自如:如果觉得内容不够,就再补写一件;如果觉得多了,就删掉一件。
  (指导老师:汪茂吾)

徐国飞:【窗外,灯火阑珊】彼岸灯火阑珊作文

扫完墓,在回家的路上,爸爸还跟我讲了清明节的由来与礼俗。由此我知道了,原来清明节是为了怀念。亡故的亲人、烈士,也是为了祭祀先祖,期望祖先保佑家族后人能够幸福安康!我明白了,清明节是纪念亲人、烈士的节日,是优良的传统。我们这些孩子也应该了解祖国的传统礼俗,以后要传承下去,一代又一代……

友情提示:www.mawtc.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村口的守望,[我眼中的碎片化生活] 碎片化阅读作文,时间中不能自失等,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.mawtc.com网;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